【財經拙見】怎麽看今年以來貨幣政策導向?(2019年 第8期)

發布者:管理員  2019-05-16 18:45:51

       今年以來,國內外經濟環境更加複雜多變,經濟發展的不確定性因素增加。央行貨幣環境寬鬆力度明顯加大,在保持流動性合理充裕的同時,增強宏觀調控的前瞻性、針對性和有效性,積極引導金融信貸資源向小微、民營企業等薄弱環節流入,為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和經濟高質量發展營造了適宜的貨幣金融環境。但需要注意的是,穩健貨幣政策的取向沒有改變,貨幣政策導向依然堅持鬆緊適度,堅持逆周期調節,注重定向結構性引導。


 

     

      一季度,央行通過“兩次全麵降準+普惠金融定向降準考核標準調整+TMLF+國庫現金定存”等政策組合,為銀行信貸投放提供了中長期穩定資金來源。

      4月以來,貨幣政策顯現邊際趨緊態勢,重提“貨幣總閘門”,央行縮量續作中期借貸便利(MLF)。

      4月24日,中國人民銀行開展了2019年二季度定向中期借貸便利(TMLF)操作,操作金額2674億元,操作利率為3.15%,比中期借貸便利(MLF)利率優惠15個基點。

      5月6日,央行宣布,針對中小銀行定向降準,釋放資金2800億元,體量約等於全麵降準0.2個百分點。


      

     

      基於以上政策可以很明確地看出今年以來貨幣政策的導向和基調,2019年以來貨幣政策定向性、信貸化和財政化特征明顯。對於今年以來貨幣政策的導向,ag8vip梳理了以下幾點:

      

      不搞“大水漫灌”,堅持“鬆緊適度”

      過去幾個月,央行通過定向降準、全麵降準、定向中期借貸便利(TMLF)等工具支持民企和小微信貸投放,1-4月新增人民幣貸款和新增社會融資規模大幅超出預期,市場產生“放水”之憂。根據央行數據,截止2019年4月末,廣義貨幣(M2)餘額173.77萬億元,同比增長8.3%;社會融資規模存量209.68萬億元,同比增長10.5%,1-4月社融新增9.54萬億元,比上年同期多1.93萬億元。

      現階段貨幣政策取向是穩健,操作方法是相機抉擇、預調微調,操作目標是“鬆緊適度”。銀行加大對小微企業的信貸支持力度不會提高整體的杠杆率,而是在杠杆方麵進行結構優化。央行在保持總量適度的同時,推出了一係列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一是加大信貸政策支持再貸款、再貼現政策的力度,合理增加再貸款、再貼現的額度;二是適時開展TMLF操作,支持小微和民營企業發展;三是運用普惠金融定向降準政策支持小微和民營企業發展。定向的貨幣政策有利於把握流動性的總量,避免“大水漫灌”影響結構性去杠杆,有助於防範宏觀杠杆率過高引起的金融風險。


      信貸投放“精準滴灌”,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

      2019年以來,金融去杠杆暫緩,寬貨幣寬信用政策持續推出。1-4月人民幣貸款增加6.82萬億元,同比多增7912億元,融資環境大幅改善,但多增部分主要是投向了民營和小微企業等薄弱環節;小微貸款投放持續增加,截至3月末,普惠小微貸款餘額達10萬億元,同比增長19.1%;新發放的普惠型小微企業貸款利率為6.87%,比2018年全年該項利率7.39%低0.52個百分點。同時,貸款覆蓋麵穩步擴大,3月末普惠小微貸款支持小微經營主體2281萬戶,一季度增加142萬戶,同比多增108萬戶。小微企業金融服務有較明顯改善。

      降低小微企業融資成本,解決融資難融資貴問題,是今年貨幣政策的重要目標。定向性政策更多指向小微、民營企業信貸支持,有利於把握流動性的投向,有助於政策針對小微、民營企業融資難的痛點精準發力,加大對民營、小微企業等薄弱領域的支持,也體現了央行著力發揮結構性貨幣政策工具“精準滴灌”的作用,對解決小微企業融資難問題保持高度重視。


      結構性貨幣政策導向穩增長、調結構、穩就業

      近年來中國經濟的結構性矛盾,包括中上遊行業端供給側結構性改革帶來的通脹分化、小微企業麵臨的經營環境惡化和融資困境、企業部門高杠杆和居民部門杠杆快速提升蘊含的金融風險等都有所凸顯。同時,就業情況也未明顯改善,PMI的從業人員指數從2018年11月起至今,已經連續跌了5個月,到今年4月份,隻有47.20%。

      經濟的結構性矛盾需要結構性貨幣政策。從目的上來看,今年的貨幣政策導向既有穩定外部環境惡化帶來的金融市場劇烈波動的考量,也有立足長遠,利用中小微企業實現結構性去杠杆過程中的穩增長與穩就業目標的考慮。除了繼續加大對民營和中小企業支持力度外,央行貨幣政策也加大了對高新技術企業、新興產業和製造業結構調整轉型升級的支持,拓寬科技創新型企業融資渠道。在中國經濟麵臨下行壓力下,政策有望在培育新動能、完善資本市場、穩增長、穩就業等方麵著力。

      

      附件1:2018年年底以來涉及貨幣政策重要會議和發言



      附件2:2019年以來央行定向型貨幣政策梳理